未分类

小草之家app邀请码

第四百三十四章小師祖

林傢的所有人都臉色慘白,他們可以想象到自己的悲慘下場瞭。

不過盡管如此,卻沒有人有什麼怨言。

這就是他們應該付出的代價。

本來這個宴會就是專門為易陽舉辦的“鴻門宴”,勝者為王,如果是他們剩瞭,恐怕會毫不猶豫的將之前被易陽報復的時候被打的傷,全都還給易陽,甚至加倍奉還,將易陽打殘甚至打死。

而現在易陽更強,比他們強大瞭很多,他們的想法,徹底破滅。

一位老人走上來,身體顫顫巍巍,那一張如同苦瓜的臉上,更是多出瞭幾分的苦澀。

“易陽,你怎麼對我們林傢都可以,我隻求你,放子苑一條生路,他隻是走錯瞭路而已!”老人在易陽的面前苦苦哀求。

易陽卻冷笑瞭一聲,開口道:“放過他?他可曾想過要放過我?而且,他並非是走錯瞭路,而是因為你們的教育錯誤瞭!”

從小,林子苑接收到的教育,都是霸道的教育,從小就告訴林子苑,在整個天京市,甚至全國之中,都沒有人敢招惹他們。

所以,現在林子苑的囂張跋扈,霸道無情,基本上就是被林傢的教育所累。

老人臉色復雜,卻無奈的嘆口氣,癱坐在瞭地上。

現在回想起來,卻是如此,不過換句話說應該是,林子苑的囂張跋扈用錯瞭地方,用在易陽的身上,根本就是找死的行為。

至於李穎,早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混在人群之中,離開瞭這座大廳。

易陽自然不會多管那些,反正對於他來說,李穎隻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而已。

而那位高手,那個名為徐天的老人,臉上卻出現瞭一些笑容,開口道:“你是叫易陽吧,我奉勸你一句,趕緊離開吧,離開這裡,我的小師祖也在這個天京市之中,他也清楚這件事情,說不定稍後就會來到這裡查看的,你最好早點離開,否則的話,面對我的小師祖,不管有多強,都必敗無疑!”

“小師祖?”易陽皺起眉頭,卻冷笑瞭一聲,開口道:“我不管什麼小師祖,我講的是道理,你們既然想要設局殺我,就要給我一個交代!”

當然,這位老人也算是給瞭易陽一個交代,他身上的內氣,已經被易陽全都打散瞭。

老人卻苦笑瞭一聲,臉上的傲氣早已經被易陽打散瞭,開口道:“你見過隱世門派的人,講道理嗎?所有隱世門派的人,都是在講實力,誰的實力強,誰就有生存的權利!”

易陽冷笑瞭一聲,不再關註老人,反而是將目光放在瞭易傢人的身上,臉色逐漸變得更加陰冷。

為瞭權利與利益,不僅僅將自己的傢人掃地出門,後來還引狼入室,就算是將自己後人推倒火坑之中,讓自己的傢族成為外國地下勢力的傀儡,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現在甚至為瞭想要抹平當初的那個錯誤,參與瞭這一次針對易陽的殺局。

易傢的人臉色蒼白無比,沒有幾個人不是恐懼的。

“我說過,易傢是我們父子的,你們的高層呢?你們現任的代傢主呢?”易陽冷冷的開口,看向易傢的人。

“算瞭小陽,他們……畢竟是我們的血親!”易風開口,阻止瞭易陽。

易陽的臉上閃過瞭幾分冷厲,看瞭這些人一眼。

“你們回去吧,告訴你們現任的代傢主,代替我父親管理瞭易傢這麼長時間,也是時候將易傢還回來瞭,我父親很快就會回到易傢接管,讓他們準備好迎接!”

易陽冷冷的開口道,真正的事實在太虛道長口中說出來之後,易陽又在暗中調查過,發現的確是太虛道長所說的那樣。

在場的那些易傢人臉色慌亂,急匆匆的離開瞭這裡。

“接下來,到你們瞭,林傢,屢次招惹我,甚至曾經拿著我身邊的人威脅我,你們做的,正是不斷的踩在我的底線上!”易陽的臉上出現瞭一絲冷笑。

“是嗎?你這個年輕人也太輕狂瞭吧,這麼年輕有什麼底線可言?”一個清脆的聲音出現在瞭門口,一道苗條的身影出現在瞭大廳的門口,看著眼前的一幕,雙眸噴火。

這是一個身材瘦弱的女子,穿著打扮很時尚,一頭金發盤起,帶著幾分高傲,一張俊俏的臉上,點綴著如同墨筆畫出來的精致五官,讓人看一眼就不由得被吸引。

上身的白襯衫與下身的黑色短裙,更是讓人浮想聯翩。

不過此刻這個瘦弱的女子卻一臉憤怒的朝裡面走來。

“小,小師祖……”徐天老人苦笑瞭一聲,開口道。

在場的人頓時瞪大瞭雙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居然是徐天老人的小師祖?

“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輩分大的年輕人嗎?”女子嬌喝一聲,橫眉冷眼,一臉的驕橫。

易陽瞇起瞭雙眼,在這個女子的身上,易陽感受到瞭一種危險的氣息。

這個內氣給易陽帶來的氣息,當然,對方是女士,易陽自然不會用自己的透視眼來觀察她體內的內氣瞭,畢竟,想要觀察她體內的內氣,恐怕會先看到隱藏在時尚外衣下的身體。

女子將老人扶起來,不過卻臉色大變,一雙眸子狠狠的盯住瞭易風還有陸仙兩人,顯然將兩人當做瞭罪魁禍首。

“你們兩個,居然將我後輩的內氣全都打散,下手也太狠毒瞭些吧!”

一個嬌俏的女子,卻給一個老人叫後輩,這不由得讓人想要笑,不過最終卻忍住瞭,沒有笑出來。

“那個美女啊,你找錯人瞭,是我動手的!”易陽在一旁開口,臉上帶著一些笑意。

女子的臉色瞬間一沉,狠狠的看向易陽,開口道:“好大的口氣,剛才我在外面就聽到瞭你那狂妄的話,現在居然還在這裡給我裝高手,你的口氣未免也太大瞭吧!”

“這與口氣有關嗎?你的後輩……”易陽看瞭老人一眼,發現老人被這個稱呼叫的多少有些尷尬,又開口道:“你的後輩想要密謀殺我,現在我隻不過是廢瞭他的內氣而已,這種懲罰,算是很輕的瞭!”

那個女子卻冷冷的一笑,驕橫的臉上出現瞭幾分嘲諷:“殺你?那是你的榮幸!”

絕品透視小神醫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