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荔枝app的主播总榜怎么看

由慕容沛當隊長的軍統武漢站女子別動隊成立瞭。

隊長慕容沛,副隊長唐甜甜,下面有五十六個隊員。

你道慕容沛為什麼花那麼大力氣找唐甜甜談話?自然是相中瞭唐甜甜表面的顛倒眾生而骨子裡的殺伐果斷。

另外,唐甜甜經歷雖多但內心卻不乏純真,實際上又是個小孩性格,這點比較好把握。

要說慕容沛最相信的肯定是細妹子,但細妹子在幹特務這個行當上還是偏弱瞭,性格使然,管上好幾十人怕會鎮不住局面。

在慕容沛眼裡,時下的武漢有一點是和曾經的南京是一樣的,那就是八成會淪陷的。

軍事上她不是內行卻由於常和霍小山在一起被日軍追殺與日軍戰鬥,所以就深受其影響。

霍小山曾經對自己說過,象國軍這麼打仗硬扛終歸不是最好的辦法、

時下抗戰已是席卷瞭半個中國,日軍進攻的目標就是武漢,所以武漢外圍的戰況足不出戶每天就有報紙送來瞭。

大別山北麓日軍攻到瞭哪裡,長江北岸戰鬥的如何,馬當要塞失守以及日軍南潯線受阻,各種消息紛至沓來。

雖也有消息說國軍如何英勇消滅瞭多少敵人但眼見外圍失地日增給慕容沛的感覺就是不妙。

居安而思危,未及好先想壞這是搞特工這一行所必須的。

既然別動隊也成立瞭,訓練自然就要加緊瞭。

於是在第一天她把所有隊員集合在一起講完瞭時局緊迫作為一名特工如何光榮後就下達瞭一道命令。

這命令卻是讓她所有的隊員們都感意外。

內容是誰有本事一小時內不花錢弄輛客車或者卡車來,需要把他們這五十來個人都裝進去,咱們要出趟門。

命令雖然古怪,但隊員們自然得執行,因為慕容隊長可是說瞭,你們用什麼招都可以,但用錢不行!

他們的住地雖然清凈但卻也在市區,周圍的客車卡車還是有的。

慕容沛把人打發出去後獨把細妹子留下,告訴她每天你盯緊瞭報紙上的戰況,我這些天領人訓練出去的時候多,你把報紙上報道的戰況盯住瞭。

細妹子說好然後自然便問她弄車幹嘛,慕容沛就對著細妹子耳朵一說,細妹子就笑瞭。

不到一小時,便聽駐地外有車喇叭聲響,竟我真有人把車找回來瞭,出去一看,卻是唐甜甜帶著幾個隊員找回來輛卡車。

至於別的隊員在一小時內陸續都回來瞭卻都沒找到車。

慕容沛笑對唐甜甜道:“去和開車的師傅說把咱們拉到最近的屠宰場去。”

然後她便問那些沒找回來車的隊員為啥沒找回來。

有的便說人傢見我不肯花錢壓根就不理我,旁邊的眾人就評論你拿人傢當傻子嗎?

有的說我想用美人計瞭的,人傢說孩子你太小瞭我都能當你爹瞭啥時候你長到我這歲數,我就給你用車!旁邊的眾人評論這就是不給用啊,等你長到那麼老瞭那司機都該入土瞭。

有的說我剛上去搭話就見人傢司機的老婆拎著笤帚疙瘩就從車上跳下來瞭,眾人不再評論唯有哈哈瞭。

不過,人傢顛倒眾生唐甜甜找回來的司機卻真的很聽話,從車頭走回來告訴慕容沛事已談妥。

馬上要上車時眾人便問副隊長如何找的車是不把人傢給弄的神魂顛倒瞭?

唐甜甜便說哪有,卻是是正色道:“司機師傅,國軍公幹請配合!”

人傢怎麼可能信你?眾人不信。

卻見唐甜甜將大拇指與食指張開如手槍狀,向一個隊員太陽穴一頂。

眾女子嘩然,原來是用槍押回來的啊!

卡車開動瞭,後車廂裡站著幾十名年輕女子一片燕語鶯聲,慕容沛則和唐甜甜甜坐到瞭駕駛室裡。

唐甜甜便問慕容沛拉隊員去屠宰場做什麼。

慕容沛回答,練膽,連血都未見過如何殺鬼子?

這時司機搭話瞭,這位女英雄不用,他自然指的是唐甜甜,看她長得嬌滴滴的卻都能拿槍指我腦袋瞭還用練膽?

慕容沛與唐甜甜聽司機這麼一說不禁相顧莞爾。

其實唐甜甜能把車弄來一方面固然是她拿槍嚇唬瞭那司機,更主要的還是這司機本人就是車主能做得瞭這個主。

時下國民抗戰熱情很高,聽說國軍用車而唐甜甜手中的槍又是證明瞭身份,倒是那車主主動來的成份更大一些。

屠宰場自然是殺豬的地方,聽著那此起彼伏的生豬被刀捅進去發出撼人心魄的嚎叫的時候,慕容沛手下的這群鶯鶯燕燕不少人的臉已經白瞭。

他們大多數都是市裡人有的隻是學生如何見過這場面?

慕容沛不管,告訴隊員們,不看也得看,讓你們看幾天,過兩天還讓你們動手殺呢。

他這話一出口更是讓有些隊員差點坐到瞭地上。

可慕容沛真的就不管這個,每天裡真的就這樣帶著自己的隊員們廝混在瞭那血腥與臭味同在的屠宰場裡。

每天回到住地後,其實慕容沛也很累,誰願意好端端的一個女子整日價呆在屠宰場中呢?

但她教育著隊員卻也是在教育著自己要戰勝懦弱,自己是名戰士,女人多是戰爭的受害者,戰爭就從未讓女人真正地走開。

這天慕容沛又從屠宰場回來後,一直在看傢的細妹子見她進瞭屋便隨後把門掩上瞭,然後將一份報紙放到瞭慕容沛面前的桌上。

細妹子沒吭聲隻是用手指在往報紙上一則粗黑的標題上一指。

慕容沛心知有異,定睛看去,見那標題寫的是“中共代表在武漢發起抗戰捐募活動”,再隨著細妹子的手指的移動看去,便有中共代表“***、***、趙文萱”字樣!

慕容沛抬頭再看向細妹子時,都看到瞭彼此眼中難以壓抑的喜意。

“晚上回去再說”慕容沛低聲道,說話之際已是將那張報紙翻瞭過來。

而這面有一則大標寫的則是“國軍在萬傢嶺地區連日激戰,日寇第106師團已作困獸之鬥!”。

慕容沛剛看瞭幾行,虛掩著的門被人推開,抬頭見是羅林拿瞭張報紙走瞭進來。慕容沛不理,照舊低頭看報。

她從來對羅林是不假辭色的,有事就說沒事您請走人的那種,雙方倒早已經習慣瞭的。

“羅組長怎麼有功夫來此公幹啊?”細妹子笑問道。

細妹子自從入瞭特務這個行當,羅林也算她的上峰,所以叫羅林組長也是習慣瞭的。

羅林春風滿面的揚瞭揚手中報紙道:“我有重大發現!看到今天的報紙有一則萬傢嶺74軍的消息,你傢霍長官不是說過要投74軍嗎?我這是給你和慕容報喜來瞭。”

說完他便很主動地將那已展開的報紙就遞到瞭慕容沛的眼前。

慕容沛自然拿眼一掃,那標題哪是什麼萬傢嶺74軍卻正是剛才自己看過的“中共代表在武漢發起抗戰捐募活動,代表“***、***、趙文萱”。

慕容沛剎那心中便已明瞭,卻是很自然地推開羅林遞在眼前的報紙道:“你凈胡說,你這裡哪有我傢小山的消息!”

羅林遞上報紙的剎那眼睛就一直在觀察慕容沛神情的細微變化,見她並不為報紙的內容所動忙將報紙抽回一看笑道:“哎呀,光顧報喜報紙都拿反瞭,在這面呢。”

他翻轉報紙正要再遞過去時卻被站在一邊的細妹子伸手擋住瞭。

就聽細妹子道:“羅組長你怎麼這麼沒眼力見呢,沒看到我傢丫丫姐正看著呢嗎?”

羅林這才註意到人傢慕容沛桌上所放的正是自己剛才那所謂的“重大發現”。

慕容沛不再理會羅林,卻是手托香腮望著窗外,眼神迷離慢慢地吟道“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再話巴山夜雨時。”

那聲音宛如天籟又帶言猶未盡的哀婉與期許,一時之間不光慕容沛癡瞭,甚至連本就奔著試探慕容沛對“趙文萱”三字反應的羅林還有一旁的細妹子都癡瞭。

抗日小山傳奇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