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app小草莓

老者帶著人已經到瞭總裁辦公室樓層,而此刻冷玉正在辦公室中,看著近一個月的業績走勢,她看著這一個月以來的成績,一直都是持續向上,如果這樣持續下去的話,想必天雅集團一定可以更上一層樓

當然瞭,能夠到達瞭這般的地步,冷玉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唐龍幫助的原因,心中十分的感動。

“砰!”

可就在這個時候門已經被突然的踹開,隻見一個臉色嚴肅的老者,正帶著一幫人,陰聲的笑著走瞭進來。

“你們是誰?”

就算冷玉不是修煉中的古武高手,但還是能夠從對方的身上,感知到瞭一股十分可怕的氣息。

這種氣息可以讓人瞬間窒息,但冷玉對著老者等人問道的時候,表現的很是鎮定。

“呵呵,我們是誰?一會你就應該知道瞭,現在還請你乖乖的和我們走一趟吧!”

老者說完,一擺手兩個手下便是朝冷玉走瞭過去。

當兩個手下快要到達冷玉身邊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過來,兩拳一出,隻見這兩個手下,就感覺自己的左肩被什麼重物推瞭一把,直接便是飛瞭出去。

撲通!

直接砸在瞭一張桌子上,痛的二人半天才是起來。

對於這個突發的情況,老者不由的是註意瞭一下剛剛將自己的打飛的人。

這是一個女孩,應該在十八九歲左右,雖然看起來有點瘦瘦弱弱的,更因為她的皮膚非常白,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古武高手。

但是對方卻一拳將自己的兩個手下打飛瞭出來,足以說明對方的功夫隻怕在他們之上。

“你是誰?”老者改口對櫻花問道。

“呵呵,你們這幫廢物,老板說瞭,怕是你們根本不能將這個女人成功的請回去,所以啊,才是讓我來直接將人帶走。”

櫻花冷冷的一笑說道。

冷玉還以為有人來救自己瞭,可一聽到櫻花的話,她的心頓時就已經涼瞭。

櫻花轉頭看瞭一眼冷玉,神色之上顯示出瞭一絲冷冷的笑說道:“走吧,跟著我吧,否則,你會知道你最後下場會很慘的。”

而老者怎麼看這個女子,他都是不認識,上前對櫻花問道:“你到底是誰?”

“呵呵,你管我是誰啊,今天她是我的人,誰也不想在我的手上奪走瞭。”

櫻花很是冰冷的警告道。

老者聞言,嘴角微微的一抖動,隨後緊緊的握緊瞭拳頭,忽然的就是對櫻花一拳打瞭過來。

這一拳的速度非常快,猶如是一道閃電一般,就已經到瞭櫻花的面前。

而櫻花隻是淡淡的一笑,完全沒有把對方的拳頭看在眼中,輕松的揚起瞭手掌,直接就已經包裹住瞭對方的拳頭。

“咔嚓!”

隨她便是猛地一震,老者隻感覺自己的手腕已經斷瞭。

“啊!”

“現在,你說她是誰的人吧?”

櫻花嘴角微微的翹起,問道。

老者心中都已經感覺到瞭恐懼,因為自己和對方這一拳交戰中,他竟然沒有吃到任何的優勢,並且啊,如果隻需要對方一拳稍微重一點的話,自己的性命都會危機。

“她……她是你的人,不過啊,你真的是公子派來的人嗎?”老者還是有一絲的懷疑問道。

“呵呵!”

櫻花二話不說,隻是冷冷的一笑,隨後一拳又是出來,直接打在瞭老者的肩膀上。

頓時,他便已經感覺到瞭一股酸疼,隨後便是趕忙的點頭說道:“是,是,我相信你,相信你,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要一起去見公子啊?”

“隨便你瞭。”櫻花很是不屑的說道。

“我前面帶路。”

老者就是想瞭,如果這個女子的確是公子派來的,到瞭公子哪裡,就可以真相大白瞭。

若不是公子派來的,公子的修為比起他們來說,可要高瞭不少倍,怎麼也能將這個女子制服瞭。

老者在前面帶路,櫻花一把手將冷玉的胳膊提瞭起來,冷玉就是緊跟在櫻花的身後,現在她的心十分忐忑。

等待她們下瞭樓之後,開上瞭一輛車,便是朝著市中心的方向開去瞭,有瞭一個小時的時間,過瞭一條高架橋,便是到瞭一傢高級的會所中。

高級會所中頂樓的一間房子中,隻見那個年輕人,正在背著手,臉上露出瞭神秘的笑容。

“公子,我剛剛已經得到瞭消息,老鬼已經將那個女人給帶回來瞭。”

一個手下到瞭年輕人的身邊告知道。

“哦哦,這樣的啊,竟然這麼的順利,還真是出乎瞭我的預料,我還以為狼王有多麼的精明那,原來也不過如此啊。”

年輕人很是得意的說道。

“是啊,公子,看來我都是太高估狼王瞭吧?”

這個手下很是激動的說道。

“啪!”

可就在這個時候,年輕人突然一巴掌打在瞭這個手下的嘴巴子上,神色很是陰冷的說道:“你們啊,都是一幫廢物,就算被人給賣瞭,你們都為她們數錢吧!”

“公子,這……”

“哼,難道你不感覺,事情很蹊蹺嗎?”

年輕人一臉不悅額問道。

“公子,還請明示?”

這個下人還真沒有聽懂公子話中的意思。

公子緩緩的呼出瞭一口氣,說道:“狼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你們難道還不知道嗎?”

“什麼樣的人物啊?”

下人很是詫異的問道。

“什麼樣的人物,當然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物,我這樣和你說吧,他絕對已經想到瞭我會對他的女人下手,並且一定會特別的註意。”

公子一字一句的說道。

“啊,那豈不是說,我們想要做的事情,他早已經瞭如指掌瞭?”手下的很是畏懼的問道。

“是的,但隻有一樣,他不瞭解。”

公子淡淡的一笑說道。

“什麼?”手下的好奇問道。

“什麼,當然是我們的位置,狼王一直在尋找我們的位置,如果讓他找到瞭咱們的位置,隻怕咱們想要在魔都市中的行動,就要立刻的停止瞭。”

“或者來說,咱們就算想要怎麼逃脫出去,都是一個非常難得問題嘍。”

公子冷冷的一笑說道。

手下的一聽,很是詫異,因為他根本沒有想到竟然這麼的嚴重,不由的是用手擦瞭一下額頭上的汗水,說道:“公子,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呵呵,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和他正面發生沖突,不過啊,老鬼等人就要成為一個犧牲品瞭。”

公子很是可惜的說道。

“公子,但凡是做大事者的人,都要有所犧牲的,犧牲瞭老鬼等人,可以成全瞭咱們在魔都市的任務,他們的死也是死有所得瞭。”

身邊的人說道。

“對,你說的沒錯,所以啊!”

就在公子說話的時候,突然手上就已經多出瞭一把匕首,迅速的便已經捅進瞭這個手下的肚子中。

“公子,你……”

“對不起瞭,雖然你跟瞭我這麼久,不過我為瞭我的安全,任何人,我都不會讓他知道我的蹤跡。”

公子說完,轉動瞭匕首,隨後猛的將匕首抽瞭出來。

一股腦的血液便已經噴瞭出來,手下的便已經死不瞑目的倒在瞭地上。

公子呵呵的一笑,使用一塊佈片將匕首上的血液擦拭瞭幹凈,隨後才是離開瞭這個高級會館。

而當老鬼帶著人來到之後,當發現一直在公子身邊的人竟然橫死在瞭地上,幾個人都是非常的驚訝,根本不明白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老鬼身邊的一個手下問道。

“叮叮!”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老鬼的手機響瞭起來,當將手機拿出來之後,隻見手機上是一條嶄新的信息,點開信息之後吧,他隻看見上面的內容。

寫道:我隻派瞭你們的人去抓冷玉這個女人。

老鬼立馬明白怎麼回事瞭,將手機裝進瞭口袋後,就是走到瞭冷玉的面前,一笑說道:“你看公子也是不在,是不是我們將這個女人先給關押起來,等待公子回來之後,咱們在……”

“好啊!”

櫻花點頭回瞭一句。

不過在將冷玉交出去的時候,櫻花的眼中閃爍出瞭一抹精氣的寒光,突然的就是將老鬼的衣服領子給抓住瞭。

“說,你們公子在哪裡?”櫻花已經感覺到瞭事情不妙,很是冷意的問道。

老鬼聞言,還是要掙紮,不過櫻花手上的力氣不小,他根本沒有任何掙紮開的機會。

“我不知道。”老鬼搖著頭回道,並且還是給自己的人做瞭群攻的手勢。

他的手下讀到瞭他的信息,都已經明白該怎麼做瞭,不等老鬼發言這些人便已經將櫻花給包圍瞭起來。

“呵呵,你以為你人多,就可以嗎?”櫻花隻是淡淡的一笑,隨後拳腳已經開始出手瞭。

“砰砰砰!”

隻見櫻花根本不客氣的已經開始拳腳相加瞭,隻是用瞭幾分鐘的時間,便已經將老鬼包括他的人全部給打趴在瞭地上。

“呵呵,說吧,你們公子去瞭哪裡?”櫻花問的時候,一把匕首出現在瞭她的手上,忽然就是一刀刺進瞭他的大腿肚子中。

痛的老鬼啊喲的一聲,痛苦的尖叫起來。

“我……我也不知道的啊!”

痛的老鬼趕忙的說道。

“你不知道,你猜我會相信你的話嗎?”櫻花突然又是猛地用力說道。

老鬼痛的整個人的大臉都已經扭曲瞭,很是痛苦的說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咔嚓!”

櫻花繼續的用力。

隨後老鬼才是說道:“我告訴你啊,我們公子是一個非常多疑的人,整個魔影小組中的人,根本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甚至是真正的面目,大傢任何人都沒有見過。”

“真的?”櫻花懷疑的問道。

老鬼猛地點頭回道:“真的,入股我敢撒謊一句話,我都要被天大霧雷劈的。”

“呵呵,但願如此。”

櫻花很是冷意的說道。

就在和這個時候,公子還真如同老鬼所說的一樣,已經換上瞭一身的衣服這一身的衣服並且還是一個老者的衣服,並且他還是經過瞭易容之後,成為瞭一個老太太。

正在拄著拐棍,一步一步的朝著機場內走去,當到瞭機場安檢口的時候,就在安檢員檢查他身份證的時候。

忽然,一個人出現在瞭老太太的面前:“你好,請跟我走一趟吧!”

“我要趕著去做飛機的,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裡說嗎?”老太太有點警惕的看向瞭這個西裝男子問道。

“你好,我是這裡負責安保的人員,剛剛我因為在你的行李中發現瞭一點違禁的物品,還請你跟我走一趟的比較好。”男子很是耐心的解釋道。

老太太聞言,本來想要拒絕的,不過他也知道這裡飛機場的規矩,如果不去的話,他隻怕很難可以登上飛機,那就不可以進一步的開展計劃瞭。

他的計劃已經從魔都轉移到瞭京城,因為上面已經給瞭他新的任務,放棄在魔都的活動,到達京城和京城那個隱藏在機構中的內部人合作。

當然瞭,公子更是知道,如果持續的在魔都的話,隻怕不僅僅不能將張艷抓住,還會讓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你還是跟我去一趟吧,我們隻是例行檢查,時間很快的。”男子一笑說道。

公子想瞭想,還是有必要過去協助一下,所以點瞭點頭,跟在瞭男子的身後,朝著安監室走瞭過去。

當進瞭房間之後,隻見果然是自己的行李包,此時正放在地上。

不過行李包放的很好,並且沒有任何拆開的痕跡,突然他感覺事情好像很是不妙,立馬要轉身走,不過啊,門已經被自動的關上瞭。

“走什麼走,難道就這麼的不願意在這裡久待嗎?我們或許可以談談的吧?”

一道沉悶的聲音入瞭公子的耳中。

回身看向這個說話的人,隻見他已經將臉上的假皮撕瞭下來,露出瞭一張非常熟悉的面孔。

“是你!”

公子直起瞭腰,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繼續的裝下去,已經沒有瞭任何的意義。“呵呵,對,是我,或許你可以瞞得過很多人,不過我卻沒有那麼的笨,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中。”

都市特種狼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