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33688m盘他直播APP平台下载

一個月後,長沙。

一個全副武裝的士兵站在一間草屋的門口旁正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的樹林。

如果遠遠的看去,他這站姿真的是無可挑剔。

可是,走近瞭卻會發現他的嘴唇正輕輕的翕動著發出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

“7、8、9、10、11……”他分明正站在那裡查數。

過瞭一會兒顯然他查完瞭,卻是自言自語的低聲嘆瞭口氣:“今天是二十三片樹葉,昨晚上也沒有刮風啊,怎麼還少瞭兩個瞭呢,不行,重數!”

於是,他就一五一十、二五一十的接著查瞭起來,可是查瞭一會兒他卻終究沮喪起來。

因為從天際刮來瞭一陣小風,雖然沒能把那樹葉吹掉,但卻讓那樹葉晃動瞭起來讓他看不清楚瞭。

唉,不查瞭,這個活可真膩歪人哪!

這個士兵心裡嘆道。

因為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與另外一個士兵每天兩班倒,一個人一天十二個小時,天天守衛著他身後的這間草房。

“王小五還沒有查明白多少個樹葉嗎?”這時就在旁邊那木門後有人忽然說道。

不過,那聲音倒也不響,並沒有嚇到這個叫王小五的士兵。

“報告長官!請你把嘴閉上!”王小五站在那裡依然不動,神色也沒有變化,嘴裡卻是義正言辭的說道。

門縫裡的人一下子被這個士兵逗笑瞭,便道:“知道我是長官,你還敢讓我把嘴閉上?”

“因為你是長官,我無權命令你,但是,我作為一名衛兵請你把嘴閉上這是我的職責!”王小五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真是一個好兵!有禮有節!”裡面被他稱作長官的人說道。

“可你不是一個好長官!”王小五依舊保持著剛才的態度。

王小五的歲數並不大,隻有十七歲。

他當兵兩年瞭,卻是一直在第九戰區司令部站崗。

他這個歲數雖然國軍中上戰場的士兵中實在是不少,但是他由於一直沒有上過戰場,終究給人一種稚氣未脫的感覺。

“為什麼我就不是一個好長官?”門裡的那個人也不生氣,繼續逗他說話。

“因為你總說話,違反瞭軍紀。我的長官說你們兩位長官正在被關禁閉是禁止說話的。”王小五接著回答。

“啊!那我說話不是好長官,那個天天盤腿坐床上裝佛爺不說話的就是好長官瞭唄。”那個人接著著逗王小五。

“是的,他是好長官。”王小五很肯定的回答道。

“他盤腿坐那也不動,哪個當兵打仗象他跟個悶驢似的!你還認為他是好長官嗎?”門裡的人用一種聽著就欠揍的語氣說道。

依舊一本正經站著的王小五動瞭下嘴唇,他很不喜歡裡面這位長官這種說自己同伴的長官壞話。

可是,他馬上意識到瞭以自己士兵的身份自己過於指責長官不大好,於是他又把嘴閉上瞭。

“咦,咋不說話瞭呢,你說他是好長官嗎?”門裡面的人見王小五不說話瞭就好奇的問道。

“是的,他是一個好長官,因為他不說話他遵守瞭紀律。你不是一個好長官你總是說話你還騙我說話。我今天又犯錯誤瞭,從現在起我一句話也不和你說瞭!”王小五被門裡的那人折磨的實在是太難受瞭,於是就用機關槍般的語速把自己想說的話全說瞭出來然後就緊閉上瞭嘴巴。

雖然他也覺得自己這個站崗的任務很是無聊,但是他是一個有上進心的士兵,他覺得自己不能再和裡面這位自甘“墮落”的長官再說話瞭。

看人傢那位長官多好!

和跟自己說話的這位軍官一起在這屋子裡都呆瞭一個月瞭,他還是在這兩位長官被關進這個草屋做的禁閉室的時候聽那位長官說瞭一句話,然後在這一個月裡他就再也沒有聽到過那位長官說話。

他記得那位長官當時說的那句話是“別和我說話,我要念佛”,然後人傢真的就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食堂給送飯來的時候,都是那個總是想方設法騙自己說話的這位長官開門來接。

如果這兩位長官都想出來方便的時候,也是那個實在是愛說話的長官張嘴,那位長官卻是從來不說一個字。

真是好長官啊!

如果人傢是個啞巴那也就算瞭,可人傢不是,人傢就能做到不說話,哪象這個煩人精似的長官總騙自己說話!

“你真的不和我說話啊?”門裡面的人卻是不放過他又開始逗王小五說話。

王小五緊閉嘴巴就是不說話。

他很想把自己的耳朵用棉花堵起來,可是這樣的話,雖然會聽不到裡面這位煩人的長官說話,可是自己作為一名站崗的士兵就不合格瞭。

所以,他隻能忍,權當裡面那位所說的話都是耳旁風。

裡面的人見王小五不說話瞭便又問瞭一聲,可是王小五依然不肯說話。

“報告士兵,我要撒尿!”裡面那位長官拿出絕活來瞭。

王小五無奈瞭。

這都什麼長官啊?

他那也叫撒尿?每回就淋那麼幾滴連地皮兒都沒有濕呢!

他就是找借口出來出來放風!

可是當他把這個情況向前些天來這裡探查情況的司令部的霍雲長官報告後,霍雲長官卻說,他要撒尿你就讓他出來吧,活人總不能讓尿憋死!

於是,他就報告說,那位長官半天就能跑出來二十多趟,每回隻擠出來那麼一兩滴。

可是霍雲長官卻說,哦,這樣啊,他膀胱不大好。

然後霍雲長官就走瞭。

王小五並不識字,他並不知道膀胱是什麼東西。

他想瞭這個問題好久也沒有想明白。

終於有一天在屋裡那位煩人的長官又逗他說話的時候,他把這個問題提瞭出來。

那位長官並沒有馬上回答他,而是反問他“膀胱”這個詞他是聽誰說的。

王小五據實以告,然後他就聽到屋裡那位長官象得瞭失心瘋一般在屋子裡翻跟頭打把式的在那裡樂。

但是,最後那位長官還是告訴他說,膀胱就是吹吧。

吹吧又是啥東西?

這個“吹吧”是啥王小五也沒有聽說過啊!

那位長官想瞭想便又問他,知道什麼是泡懶子嗎?

王小五隻能搖頭,還是沒聽說過啊!

這一下子卻真的是難為住瞭那位長官。

最後那位長官一咬牙就對他說,尿泡知道不,豬尿泡,就是做小肚的那個東西!

王小五這才恍然,啊,原來是您這位長官的尿泡不大好使啊!

就因為這句話,竟然讓裡面的那位長官兩天沒有說話,而且竟然兩天沒出來撒尿!

王小五知道自己說錯話瞭,他就給那位長官道歉。

可人傢那位長官也不搭理他。

王小五後來都哭瞭,隻好求人傢那位長官你快出來吧,哪怕你擠出一滴也是好的啊!你這要是憋壞瞭我可耽不起這個責任啊!

後來當然那位長官到底是出來撒尿瞭。

可是,王小五在旁邊聽著那如同萬馬奔騰般的嘩啦聲,心道這位長官的尿泡,不,這位長官的膀胱好象也沒有毛病啊,那火力比自己的還足哩!

再後來,王小五每天在自己班的時候多多少少總是會陪那位長官說上幾句話。

因為他害怕。

他害怕隻要他一不和那位長官說話,那位長官就一天兩天的不出來撒尿,這要真給人傢憋得跟手榴彈似的爆炸瞭,他這個小兵可實在是擔不起這個責任!

“快點開門哪,你要是不開我可就不出去瞭!”裡面那位長官很嚴肅的說道。

王小五恨的牙直癢癢卻是絲毫奈何不瞭這位長官,也隻能把掛在門鼻子上的鎖頭摘瞭下來,而且還得是畢恭畢敬的!

“吱嘎”一聲房門打開,一位少校軍官抻著懶腰就從裡面出來瞭,貪婪的吸吮著清冽的空氣,那樣子就好象八輩子凈被關在小黑屋裡一般。

隻是,那眉那眼那分明是沈沖。

而此時在屋裡一張床上以雙盤姿勢坐著的一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架勢的那個人分明就是霍小山。

抗日小山傳奇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