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荔枝fm听书app下载

荔枝fm听书app下载

街道上飄灑著小雪,紛紛揚揚地墜落在行人的身上。

但沒人在乎這點雪花,九工的外部落裡還是這麼熱鬧,行人熙熙攘攘,到處人聲鼎沸。和九工外面十公裡見不到一個人的荒涼景象成鮮明對比,仿佛整個史前大陸的人全聚集在這裡瞭。

葉羲帶著斷翎他們逛瞭一會兒,就發現瞭好幾個有趣的攤位。

現在他們停在一個叫蚌部落的攤位前。

這個部落的攤位很大,由幾張長桌拼接起來,上面擺瞭很多大水盆,每隻水盆裡都養著一隻黑殼大蚌。

這些大蚌們足有磨盤大小,皆在水中張開蚌殼,露出白色的柔軟蚌肉,以及裡面五彩斑斕的瑩潤珍珠。

這些蚌顯然都是活的,雪白的蚌肉偶爾會挪動一下,或者吹幾個泡泡。

清凌凌的水中,蚌殼內的珍珠顯得異常美麗,散發著迷人的瑩潤光彩,周圍好多女戰士忍不住駐足詢問價格。

蚌部落有好幾個守攤人,其中一個厚嘴唇青年見葉羲他們在看,立刻熱情地過來招呼:“客人們隨便看看,這個蚌裡面的珍珠十顆一枚兇獸核,可以隨意挑顏色和大小!”

在大部落都是把純血兇獸視為最普通的一種兇獸,通常直接叫兇獸,所以他說的兇獸核,指的就是純血兇獸核。

這個蚌部落青年脖子上掛著一顆硬幣大小的藍色珍珠,手腕上帶著兩串珍珠手鏈,腰上還纏著一圈細細的珍珠鏈子,比女人傢打扮得還精致。

察覺葉羲在看自己的配飾,這蚌部落人笑著道:

“客人如果選好珍珠,我們還可以免費幫客人串成你想要的配飾,手鏈項鏈都可以做!”

葉羲含笑點頭,可惜他身邊的都是男人,沒有人可以送。

察覺葉羲興趣淡淡,蚌部落青年趕緊道:“其實我們部落還有一種特殊的蚌,這種蚌產出的珍珠具有特殊功效,含在口中可以幫人靜心凝神,消除疲憊。極受巫和巫弟子們的歡迎,您不妨買一顆送給貴部落的巫大人?”

可以幫人靜心凝神?葉羲這下來瞭興趣:“那種特殊的蚌在哪裡?”

巫的修煉一靠冥想,二靠巫石。而冥想對精神集中度要求比較高,如果有靜心凝神的東西,無疑對巫的修煉是有幫助的。

貽貝見狀臉上的笑意更深瞭些,立刻伸出手來引路:“您這邊請。”

葉羲跟著他走到攤位的最中間,發現那水盆裡面的蚌反而很小,隻有兩隻巴掌那麼大,跟剛才那些磨盤大小的蚌比,簡直小的可憐。

這隻蚌是閉著殼的,貽貝曲起手指在殼上敲瞭幾敲,這蚌才慢吞吞地張開殼來。

卻見這張開的蚌殼裡竟隻有一顆硬幣大小的黑珍珠。

這枚黑珍珠是最完美的球形,瑩潤光澤得似包裹瞭一層水漿,細看之下甚至還能看到隱約的五彩光芒,令人目眩,之前的那些蚌裡產出的珍珠跟它一比,簡直就跟魚目一般。

斷翎一輩子沒見過蚌見過珍珠,看到這樣漂亮的東西,忍不住身體前傾,想看得更細一些:“好漂亮啊……”

話音剛落,一條細細的水線突然從水盆裡射出,滋到瞭斷翎的臉上。

斷翎摸瞭把臉上冰涼的水滴,瞪大瞭眼睛,不敢置信地對貽貝指著這蚌說:“它竟然噴我水?”

貽貝笑著說:“它很喜歡你,這是在逗你玩呢,如果你再誇它一句,它還會噴水的。”

斷翎盯瞭貽貝一會,木著一張小臉對蚌說:“你可真好看。”

滋!

一條更粗的水線往斷翎的臉上噴去。

不過斷翎這次有準備,敏捷地躲開瞭水線。斷翎好像被激起瞭小孩心性,不厭其煩地和蚌玩起這遊戲來。

貽貝也不管他,隻笑著和葉羲說:“客人,您可以摸一摸這顆珍珠,用手觸碰的話也是可以感受到效果的。”

葉羲把手浸在瞭水盆裡,伸出兩根手指搭在瞭那顆黑珍珠身上。

一股特殊的清涼氣息從黑珍珠裡傳遞到葉羲的手指裡,那氣息又順著手臂轉到瞭腦海中,原本他的腦海還因海主坐騎那一聲吼而有些脹痛,現在立刻舒緩瞭許多。

葉羲收回手:“怎麼賣?”

貽貝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隻需一顆王種兇獸核。”

一顆王種兇獸核?!葉羲吸瞭口冷氣,這也太貴瞭吧?葉羲肉痛不已。

葉羲雖然自己沒獵殺過王種兇獸,但夏部落的底下溶洞裡有幾塊王種兇獸核,這次出來前在狳酋長的堅持下,也拿瞭一塊出來。

不過世界上能凝神的東西很稀少,如果真的有用的話,一顆王種兇獸核倒是不貴的。

“能便宜點嗎?”葉羲試探地問。

貽貝立刻正色道:“客人,我們這不還價的,這已經是最公道的價格瞭。”

葉羲在前世時就沒點亮“還價”這個技能,所以聽到這話沒有再多說,直接忍痛從獸皮袋裡掏出僅有的那顆王種兇獸核遞給貽貝。

貽貝笑呵呵地接過,把那顆黑珍珠從蚌裡拿出來遞給葉羲。

這年代這社會也沒有包裝禮盒什麼的,葉羲也不看重這個,接過身價昂貴的黑珍珠,就放進瞭隨身攜帶的獸皮袋中。

蚌部落攤位的隔壁是蓮部落的攤位。

他們的攤位也不小,最醒目的是攤位旁栽種著比人還高的大蓮葉,這些蓮葉在這樣寒冷的天氣還翠綠欲滴的,像一把把巨傘一樣頂在攤主們和客人們的頭頂處,遮住瞭飄揚的雪花。

蓮部落賣的貨物都跟蓮有關。雪白的藕斷被切成一段段,整齊地擺放在石盤上,玉雕似的蓮實一顆顆地盛在偌大的石盆裡,碩大的艷麗蓮花浮在含著薄冰的水盆上。

守攤的攤主熱情道:“客人,我們這的蓮子,藕和蓮花花瓣都可以用來治毒療傷,您要不要來點兒?”

葉羲現在身上沒什麼能療傷的東西瞭,正想買一點,於是聽瞭有些心動。

“怎麼賣?”

攤主:“十五顆蓮子一顆兇獸核,一段藕一顆兇獸核,一朵蓮花一顆兇獸核。”

“這麼便宜?”葉羲疑問道,“那治療效果應該不怎麼樣吧?”

攤主笑瞭笑,臉上的皺紋都堆疊起來:“雖然沒有奇花異草效果好,但治普通的毒,普通的傷還是很有效的。”

葉羲也不怕攤主騙他,因為如果是假的話攤位早就被人端瞭。

“那給我三十顆蓮子吧。”葉羲很幹脆地掏出兩顆兇獸核遞給他。

攤主笑瞇瞇的接過,不知從哪裡扯來一片蓮葉,用蓮葉把三十顆蓮子給包好,再把葉包遞給葉羲。

葉羲接過葉包,禮貌性地說瞭一句:“謝謝。”

這攤主又變戲法似的從哪掏出一片完整的蓮葉,像帽子一樣倒扣到葉羲身邊的斷翎頭上,用逗小孩的語氣說:“這是送你的。”

斷翎雙手摸摸手上的蓮葉帽子,眼睛亮晶晶的。

“啾啾,啾!”

葉羲懷裡的嘎嘎沖著斷翎的蓮葉帽子叫個不停。

“可以再給它來頂嗎?”葉羲有些無奈地看瞭懷中圓滾滾的嘎嘎一眼,問攤主道。

攤主二話不說又掏出一頂,倒著蓋到瞭嘎嘎的頭頂。

“小兄弟要來頂嗎?這蓮葉不要獸核。”攤主笑瞇瞇地道。

葉羲笑道:“不用瞭,謝謝您。”不過他想到什麼,立刻轉頭看瞭一眼跟在後面的雷夔獸,征詢地看瞭它一眼。

“哞——”

雷夔獸看瞭斷翎頭上的蓮葉帽一眼,高傲又不屑地轉過瞭頭去。

這麼幼稚,它才不要呢!

厲害瞭我的原始人

Tagged